22 June 2015

生活琐事






19/6/2015

坐在电脑荧幕前的我,无视房外一切声响,专注地盯着那不停闪烁的文字。不能说专注,确切地说我同时开着好几个tab不停更换着,偶尔关注一下面子书和推特的上线状态。我在等。

手机铃声响起,插上耳机,接听。他说他还在外面,不好意思。没关系,我说。我也不算是为了他特地在这干等的,我有我要做的事。不停更换着那些故事章篇,我还是没办法好好理清思绪。近乎勉强地把故事一字一句接下去,我发现自己不在状况内。这不是创作应该有的心情。

小聊一会儿,想起他那夜忽然的打扰,不免多心。最终没敢再找他探问什么,是我多虑了吗?可能是自己老是主观地切入他人的想法,总觉得人是在夜晚会寂寞的动物吧。我笑,继续打发。

尔后他再次拨来,我静默在话筒的另一头,发现自己对表达的确有限。想游戏想概念,会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我得空,却也实在找不到正当的借口去插一脚。我想,两年多的友情应该值得我这样做才对。

20/6/2015

醒来,吃过早餐,在几首流行乐面前停顿。找不到符合心情的曲找不到应该唱的词,我也忘记自己弹过什么在那钢琴面前停留多久,这些好像不重要。

手脚冰凉,缩回被子里,卷缩,倒头又睡。我没有开风扇,结果闷热的空气逼得我出了一身的汗,感觉好多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感冒了,不过真的很讨厌这种好似生病的滋味。腿又麻痹了。

简单收拾,下午出发。接近傍晚的景色并没有想象中怡人,我的心情却是愉悦的。很喜欢那种逃离的感觉,好像远离城市的生嚣我就能离自己更靠近一点。我老是有那种想逃跑的冲动。

晚上的分享会,我开着modem,连上网络。其实我可以关掉它的,可是我没有。在看到她好似自言自语的时候,我犹豫了。应该给予回应的,我想。

每次认真地想保持沉默,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我真的是很会破坏分享会气氛的人,对这点我真的觉得自己很讨厌。在应该感性的时候,我却理性地去分析,去套用自己处理事情的想法和方法。这样的自己好似太过冷血。老实说我觉得这样的方式很有效率,所以并不想去改变,唯一害怕的是他人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过于现实的自己。

把自己那套理论抛出来,他回复,我其实还想争辩什么,却作罢。越长大越会欲言又止,最后将自己最切实的想法埋藏心底。我很少向人提这些,这些观点是我人生观的一部分,我害怕被质疑。

熄了灯的房里,只有我一人的手机还亮着灯。看着仅剩半的电力,我关掉网络,不想听了。省电,也省心。

21/6/2015

打着地铺的我醒来,才凌晨一点多。哆嗦着,发现大家都熟睡着,就也没干什么。再次醒来,是清晨五点。我反复检查手机,以为时间出了差错。好冷,那刺骨的感觉让我想起趴在食堂的晚上,冷风嗖嗖。我顾不上什么,走向电源彻底关掉空调。

早上七点,大家都醒来。梳洗收拾,继续车程。

吃过早餐,把记忆中的东西搬出来。一张张20多年前的旧照片、完美无损的旧衣裳,让我沉浸。渔港里的记忆不多,却有着让我引以为傲的曾经,显着和城里孩子不一样的过去。把旧房子的琐碎捕捉下来,墙上斑驳和落色的木板也不知会在什么时候被遗忘。

旧式房屋其实很美,港口和渔船有很多不常被记得的画面。三五步就走完整栋房子,举起手就能触及的门把,让我惊觉自己早已长大。曾经,从屋前跑到屋后;曾经,踮起脚才能抓到的厚重门把。原来,岁月有多么不饶人。

午餐的餐宴过于丰盛,却也不及13年的24道菜。父亲节快乐!

撑饱了,睡着了,错过了晚餐。

22/6/2015

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接近两点。摸索着起身,开灯。手机也没什么重要的讯息,看着剩下的电力,我踮起脚到楼下拿包包。

开启电脑,看到他发布的状态,读过那些错过的群组消息。原来发生过那样的事,那样我的谜团也随之解开。我并不感到意外,真的不意外。在这个社会,早出晚归的他们没遇过一些这样的事我才觉得奇怪,我甚至以为是自己过于主观亵渎了这个美好的社会。出门在外我警觉性很高,而且知道后的反应竟然比想象中更加从容。想起他驾车却被流氓追逐一路追到警局的事情。避不到就躲,躲不过就闪,别强出头,人生安全最重要。

在开车的时候,遇到有人下车拦道进行敲诈勒索甚至打枪,别周旋,开车就撞下去开车就跑。车坏了有保险,当生命遭受威胁的时候请别善意替他人着想。在这里,只有你才能保护自己。

想想,原来有过那么一段故事。难怪他说过如果被人欺负要告诉他,保护欲很强却带着关心。我笑了,可是很多时候也只有自己才能保护自己。

开了YouTube 看Big Bang 的 Bang Bang Bang 舞步。Dae Sung 变帅了呀!后来看到一群男生跳Gee,被Jo Kwon 妖艳的舞步吸引了。睡不着了,就变成 Kpop night。

接近清晨五点,播了部电影——《魔女宅急便》。多年前的作品。

六点。口渴得不行,下楼,我才想起今天他们有课。刚好碰上他们上学的时间。

七点,倒头又睡。我无法解释。

十二点。她问我是否日夜颠倒,我说嗯。其实之前也是这样。很不喜欢为了吃而吃,肚子饿了才吃是我进食的标准。没了时钟,其实我还是可以生存的。

----(后续)----
想了想,还是接下去写比较恰当。
晚上又和他玩起了故事接龙。好像就只剩下我们。

以对白的方式,一字一句间接透露出我内心的呐喊。包括那不应该有的作为小女生的任性。我发现自己常常以故事为掩饰表露出不一样的自己,以一种没有人看得到我可是我又不是一个人的心情。坦率的。不小心勾起他的回忆实在抱歉,我却是以自己的内心作为蓝图而设的对白。想表达那种想逃却逃不了的困境,透过文字仿佛看见谁装无辜的眼神而感到微窒息。就是不想赖着不放掉却又不被放过,所以想来一场告别仪式的意思。哦这样很难理解,算了吧。

设计的图版打算在开课前弄好,却不是今晚。任性地,想轻松地度过。

看着他跳动的文字我可以想象他窘迫的样子。我笑了,发自内心的。没有压迫感的愉悦。

You're adorable & manly as hell. :D
This is actually a compliment, trust m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