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December 2014

不想离别

难过 是因为闷了很久
是因为想了太多 是心理起了作用

29培训营结束了。DJ Prom 也结束了。除了难过和失落,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感受。内心揪着,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发酵。酸酸的,那是想哭的冲动。写浅白些吧,好久好久没有真的这样坦露自己的心情了。容我放肆一回。

17/12
从工委进营的第一天起,从踏入营地的刹那,之前那些忐忑都消失。那些怕融入不进他们的恐惧,在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孔和笑容瞬间飞逝。那个下午一进营伟佳给我打电话,本来想让我帮忙带东西,呃我告诉她我已经到了。我第一个看见的人是美琪。走到食堂见到其他27,我静静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或许我一向如此。川源一直说我毛很长 -,- 我笑笑带过,如果不是认识他我还可能会翻脸哦。我把订的午餐给了垠仲学哥和政扬学哥,我不懂谁吃了,总之午餐被解决掉了。那个下午我无所事事,在食堂和惠婉、紫云、轩行、嘉亿聊了一会儿天,后来走到大活动中心边缘坐下看天空。那天下午风很大很凉,我和苑瑜就坐在那里望着天吹吹风。

在晚上会议佳恩问我要不要做舞台负责人,我迷迷糊糊点了头后就莫名其妙当上负责人。我终于肯对28投入一些心思。一年下来,鲜少回去的我好像只会偏心地疼伟佳和明谚,呵呵。对于舞台,我承认除了以往帮忙的经验外什么都不懂,但帮忙,好像是我从去年就做到今年的事吧,似乎无法真的放任不理呢。舞开音状况连连,当那一个下午只有婷玮和心如的时候,贴上舞台设计和设起音响,都会让她们忙得不可开交。我承认,到了晚上接近开闭幕彩排的时候东西都还没设置好我真的有股骂人的冲动。好像,我一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后来的细节我不说了。看着嘉薇一首一首地听着那些音响的歌曲,我百般无奈却又帮不上忙。无奈对望笑笑,我们两个普通探班怎么就临时成了负责人呢?后来出了状况换了布景,在晚上被议起其实有些不爽。因为不算她们的错啊?至少后来问题解决啦!那天我学会了袒护她们。

28在开会的时候,名卡和册子还没做完。因为做过出版我明白那种感觉,很多27都坐下来帮忙了,很怕赶不完。哲圣学哥坐下来帮忙结果被捷传学哥训,本来大家都在玩笑中帮忙完成工作,场面却静了下来。声音大到整个食堂都听得到。其实我觉得这样真的很无辜。或许是真的,懂的人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不懂的人觉得你做什么都是错。

晚上轩行说要一起找伟佳聊聊,她好像有心事。其实我感觉到,进营前一天她的情绪已经不对了。结果这个瓜太忙跑来跑去,到最后我都忘记了就和嘉薇跑回宿舍睡觉了,留下轩行在大活动中心。哈哈哈 抱歉!那天晚上轩行的脚越来越肿还说隔天想去接待,我真的真的很无言。 -,- 麻烦照顾好自己嘛! 回到探班宿舍看见一团糟,下午说好了要和美婷慧庭到隔壁房睡,因为没有人,本想把苑俞也叫上,她却睡着了。抱了睡袋往隔壁跑,我看见哲圣学哥惊讶的表情。隔天佳恩有说很尴尬,其实第一天的时候我何尝不是呢?太久不见或许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18/12
29进营的那天,我才遇见学校的学妹,平时都叫英文名害我都不知道原来那个陌生的名字是我熟悉的她。她在跑站,明明其他学哥姐都很凶可是她对我笑。好像我学校的28&29学妹们都跟我比较熟,哈哈哈。后来发生什么事其实我不大清楚了,自己漫无目的地到处漂移,像断了线的风筝。第一天真的没有pxy的feel, 我不懂为什么。我自己很清楚,这是28培训29的pxy,我们旁观就好。原来看到问题的时候,只是旁观真的很难。有时候知道方法行不通,不想他们走我们走过的冤枉路,有时候只不过放不下。不过好像成了阻碍不让他们成长。原来我已经是历届……

我不喜欢分帮分派,谁对我好谁对我真我心里清楚。有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能好好相处,为什么要有小圈子?哲圣学哥说我与世无争,我想是的。我喜欢大家在一起的感觉,有时候静静坐在大家的身边不说话,听着他们的谈话说笑声,我都会很快乐。我要的,不过很简单。

晚上陪舞开音她们画舞台,对于祎璇和姿颖俩人大胆地在白纸上随意挥笔,我捏了一把冷汗又哭笑不得。到底艺术的定义是什么?或许她们的艺术我不会懂。幸好有姿琳在,修修补补和写的字,令人惊叹。不知道听谁说姿琳是女神,我想我是见识到女神的威力了?明谚拿了一个铁罐和一封信过来,让我转交给佳恩,我才惊觉已经是19号——佳恩的生日。明明记得她的生日却忘了准备礼物,说我善忘还是太笨?后来才发现那个铁罐是个垃圾桶,呵呵。佳恩说很肮脏,但我明明看见她很开心。生日快乐!

19/12
觅食那天,我第一次走出了校门。我去觅食,不过是帮伟佳觅食。我承认我的偏心,在她说了一句想吃冰淇凌后,我真的出去买。 XD 我总有一种感觉,她不只是我的学妹,却是我的朋友。朋友二字,对我而言没有了辈份的压制,更少了某种隔阂,但并不会让他们不尊敬你啊!或许我太幸运,每次的真心对待,一定会有收获。

好像是辅导站前吧,我学玩神魔,可还学不会。和念伦学哥&轩行坐在食堂,玩着轩行的手机。他们教我可我只看到转圈圈 XD。这种游戏我不懂。后来轩行抓着我的手指在手机上教我玩神魔,可是其实我想说,从我的角度,我什么都看不到。 -,- 我只知道一样颜色放在一起就会炸掉。

好像是那一天下午,坐在食堂和惠铱、进德、轩行和苑俞一起练营歌手语。从BFF到坦诚到团结营歌,每一首歌都传载着我们的回忆。我很惊讶自己还会记得那些手语,原来学过的东西不会那么容易忘记。

晚上的大型节目要求我们配合,没地方去我只好又躲回探班室,苑瑜在睡觉,我跟慧庭和哲圣学哥聊天。后来不懂怎样就讲到营会里的灵异事件,紫云过来讲一些故事。其实大家都很害怕,可是偏偏装作不怕的样子。很多27不见了,我不以为然,后来才知道他们去pasar malam了,买了蛋糕回来帮佳恩庆祝生日。我明明记得下午的时候我也有说我要去的啊… ._.

拍照的时候,在按下快门的刹那明镇把我的头按下来,害我没得露脸。我转过头看到明镇无辜的样子,害我以为是轩行在捣鬼。奸诈啊你李明镇!佳恩喂大家吃蛋糕,不懂是蛋糕太大块还是我嘴巴太小,明明就不能一次过塞进去。后来明镇、轩行还有进德玩起蛋糕大战。三个高高的大男人像小孩子在会议室里跑来跑去,那个画面很搞笑。慌乱中我也中遭。轩行过来跟我说我头发上有蛋糕,要帮我抹掉的时候把蛋糕弄到了我额头上,我不懂他到底是无意还是有心整我。不过我喜欢这种随意,这种快乐。

晚上的会议,气氛很恐怖。如果不是看到念伦学哥下午叫住学妹的样子,晚上他拍桌子的时候我一定被吓到哭。他们在开会,我在神游。我总觉得27很无辜地中枪了。我们要的或许不同,但并非出自恶意。下意识我们都在那个晚上变成了躲在身后默不出声的路人甲,只因为不想再中枪。岳稳回来了,从NS申请假期回来了。他光头的样子,让我扑哧一笑。好久不见。

那个晚上,大部分人都跑去开水战站长会议了。我不想去,比较想在舞台陪着舞开音。她们终于把舞台弄完了。说实话远远看其实很漂亮啊,我总觉得有时候人也需要一些鼓励,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检讨那些不好的却不去称赞那些好的呢?那个凌晨,哲圣学哥跑来说探班宿舍有蟑螂飞来飞去。呃呃…其实也难怪,宿舍有食物又有湿衣物的臊味。我进去看到尸体遍地(开玩笑),好像都是26的学哥姐,没有位置睡了。我溜了进去拿衣物去冲凉。你能想象吗?夜半三更,学校厕所,当只有你一个人和水声,你还能冲凉冲得安心吗?我随便冲了身体连头也没洗就冲了出去。一切是那么地寂静,我甚至还听到隔壁男厕所冲凉的水声。想象力太丰富似乎不是好事。

我抱了睡袋和背包跑到楼下道具室,睡在了婷玮隔壁。睡前我看见东南和培陞在弄电脑,佳恩还没睡。5点给学弟妹的闹钟吵醒,他们自己却还不醒。醒来却看见佳恩刚刚倒下,我坐在那里坐到5点半,看着电脑在培陞和东南的脸上倒映的光发呆。他们又熬夜了。跑去食堂看到紫云。比起负责人紫云更像是工委,她又没睡了,在翻看计划书说等下要出去买东西。除了心疼,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另一桌苑俞又睡眼惺忪地趴在桌上,哲圣学哥和子永也在。我过去呆在那边,听着他们告诉我子永怎样梦游,听着苑俞一直推说要到6点才肯回去睡觉,凯荃后来也坐了过来,就这样一直聊到29起床去军训。

20/12
那天是第二次的军训。一开始我被扬凯吓到,后来听到软下来的语气我站在后面忍不住偷笑了。我只看见体操和跑步。跑步很慢很慢,看到一群人一大早在操场穿着奇怪的衣服慢跑,我很无言。其实很多学记都缺乏运动细胞的啊,突然的折腾会受不了的。

后来陪苑俞去吃早餐,我不知道为什么很不舒服而且感到反胃。28们在准备街头采访的事情,我坐在道具室陪宝薇、东南和佳恩看照片听歌。一年多没见面的薇凌雪姐也进来了,听着他们聊天聊天。哲圣学哥来信息说他在巴刹,问我想吃什么。我真的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跑去楼上找慧庭和美婷,却发现他们还在睡。本来计划要去洗头的我窝回了睡袋和周公约会去了。隐约听见他们的说话声,东南和宝薇的声音很大声,我给他们吵醒。起来发现哲圣学哥睡在我隔壁,很靠近,很靠近,惊讶之后我又继续睡了。我其实内心小小忐忑,第一次和男生睡那么靠近,靠近到我能听见他呼吸。其实我很想转到左边换个姿势,可是因为他在左边,我不敢动,结果脚麻痹了。XD 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一直迷迷糊糊,只记得那天上午,我的大部分时间就耗在道具室里睡觉,呵呵。老实说,我睡到很爽。 XD 一直到中午12点半,终于肯爬起来离开被窝。

那天是回巢,是水战。很多历届学哥姐回来。没有什么胃口的我,又skip掉了午餐。不想中枪,不想管,更因为不舒服,水战的时候我和颖琪躲回探班宿舍。26学哥姐在探班室里,听着darren学哥跟cs学哥在说一大堆呃…比较(粗俗?)的话,我想再多呆会儿我会被带坏的,呵呵。后来26学哥姐一大班人跑出去了,剩下我和颖琪。她说晚上想回家,伤风越来越严重了晚上睡不着。跟颖琪借了外套,我们一起去楼下。她找护理组要伤风药,吃了好蛮多的。我就一直发冷,天空虽然下着雨可是天气明明就不冷。印象中每年水战一定下雨,从27pxy到28到今年的29。后来探班室不够用,太多历届学哥姐回来了,子羚说让我们把行李搬到会议室,把宿舍让出来。我跑去换衣和搬行李到探班会议室的时候出了一身汗,才不再发冷。

回巢的时候,27的人数不多,我看见嘉宜。看着那些面孔,我多少有些感触。回巢表演姿琳让27男生为之疯狂,我笑了。第一年以历届身份回巢却没有玩到游戏,多多少少有些遗憾。陪着佳恩向历届学哥姐讲解30周年特刊的筹委工作,其实也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莫名其妙错过了晚餐,才开始胃痛了。去食堂找晚餐,才发现探班的晚餐早就没有了,工委的却大半都没碰到。我饿了,原来在营内我也会饿。轩行说他有杯面,我们就跑去楼上拿。我、苑瑜和轩行坐在食堂吃杯面。谢谢轩行的杯面!发现自己很厉害,一整天没吃到东西只吃了一个杯面,呵呵说出去我不知道要给多少人念了。疼爱我的你们,不要担心 lol。后来才发现那天晚上很多人没有吃到晚餐,晚餐都离奇失踪了。

晚上开会,其实我真的不想去。问了岳稳后,我、轩行、玮恒还有忘记谁就一起呆在食堂不去开会了。我跑出冲凉,因为我很害怕半夜没有人的时候冲凉lol。冲好凉沛萱讲等下有区会议要拍照,问我干嘛先去冲凉。我无言。区会议,让我想起去年的我们。刚开始大家都静静不说话,其实我看得出他们已经很累很累了。我打电话叫诗宇学姐和蕙梅学姐来,可是她们都没有接电话。打给爰萦学姐,终于把她叫来了。后来诗宇学姐打回来,我告诉她我们在礼堂开最后一次区会议。结果一大班学哥姐就过来了。
8 darling 的大家庭
我们不像其他区,没有搭公共交通,回来的人数也少,第一天进营只有我一个27,熬到19号晚上颖琪出现我才发现原来在她出现前八打灵的27只有我一个。从10个变1个,那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我相信那份爱一直在。

区会议结束要找舞开音拍照,这段日子熬夜画设计和弄音响的她们折腾了不少。先看到姿颖,她说还没找到其他人之前先走走。后来我看到婷玮和姿琳在大活动中心后面,婷玮趴地上睡觉。我和嘉薇让姿琳打电话给她们,结果没接电话。食堂有太多学哥姐,走过去其实都会怕,这是潜意识里一直存在的恐惧。走过去才发现心如,祎璇和姿颖都在搓汤圆,让我们呆呆等了她们这么久。她们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明显地睡眠不足。找城扬学哥帮忙拍照,一下子却没想到拿别人的手机来拍,结果自己手机照片就变成low quality了。
左起:姿琳,婷玮,心如,祎璇,姿颖,我,嘉薇
一个两个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任谁都会感到心疼。婷玮走路都摇摇晃晃了。在这里对妳们说声抱歉,因为妳们的信我来不及写好,时间很赶字体很乱。再说声对不起,没能和你们一起走到最后,还没闭幕就先行离开。

那个晚上,27在楼上吃火锅开分享会,看到很多人都睡了我和嘉薇跑到食堂想趴在桌上睡会儿。一如既往,辅导员在写信。接待在开会。我、嘉薇、嘉亿坐在食堂的角落。本来睡了,嘉亿说想聊天,她emo了,说害怕改变。其实我很喜欢嘉亿,一直觉得她是很好的人。后来听城扬学哥吹水一直到天亮。结果,我又彻夜未眠了。食堂kakak叫城扬学哥去帮忙,叫他Ah boy, 其实是个很可爱的称呼啊。聊起有同届说城扬学哥很恐怖,可是我不觉得他恐怖啊,因为他的眼睛会笑。哈哈…咪咪眼~ 凉凉的天气后来却越来越冷,哲圣学哥之前塞给我的外套终于派上用场,不过还真的有臭臭的味道,哈哈回家要洗了。

21/12
我的信一直写不完,紧张到一直跳一直跳,讲话都语无伦次了。沛萱笑说我一紧张就会变成这个样子。赶着把信写完,我收拾好行李等待爸爸来载。等到要8点半还没来电话,我悲喜交加。我舍不得离开,甚至连去prom的心情都没有了。原来我很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就算无所事事也好,听他们吹水也好,就是喜欢待在他们身边静静听他们的呼吸。我以为我可以待久一点,却难过我似乎被忘记了。后来爸爸来电话,说他要到了。我去向舞开音道别。我没想过婷玮会主动和我拥抱,很意外也很欣慰。拥抱的温暖其实用文字解释不出来。和姿琳、心如拥抱后,因为剩下那两个还在睡就没能来得及道别了。大部分27还在睡,害我没能好好说再见。找哲圣学哥道别,我却在那个散场的拥抱里偷偷难过了好久,原来我很害怕离别,原来我喜欢有人疼的感觉。那封信,你欠太久了,我等你接下去写完。 :) 回到食堂向爰萦雪姐和沛萱她们告别后,我真的,离开了。

很难想象,我还要再等多一年才能和他们相见。我开始怕了。不是害怕被遗忘,只是我真的不喜欢在我开始习惯有他们的日子里又要再次让我和他们分开,我又得重新适应他们不在身边的难过。很多很多的话,我说不出口,却又常常在离别后后悔。爱有分很多种,但我肯定对于这份情谊,也是一种爱。

在车上我读那封信,满满的回忆又涌上心头。我很感动,因为有人懂我。被疼惜的感觉,或许就是这么一回事。要不是碍于爸爸在,我早就泪流满面。那个早上,我很emo,不是因为彻夜未眠,只是因为读了那封还没写完的信。想起发生过的一切,那些暂时被遗忘的点点滴滴,会莫名觉得难过。随着车窗外慢慢向后倒退的风景,渐渐离开吉隆坡市区的我,开始意识到这场分离或许比我想象中更虐心。

那天晚上有prom。彻夜未眠的关系我迷迷糊糊地化了妆换了装,错过了伟盛难得打来的电话。对不起,不过我沉浸在难过里真的没有心情说话,希望你理解,在NS要保重。不懂什么时候的我成了糊涂虫,竟然忘记带prom ticket,幸好后来解决了。Prom 其实很无聊,食物也不是很好吃,好了我算是体验到了。拍了很多照片,想找忠恩拍照,才发现他没来。发了封短信给他,后来聊到我只剩RM1.04哈哈哈。一直要找淯泓拍照,他一直叫我等一下,给我的感觉其实是他不想跟我拍照。8年的友谊原来是这样的。临走拖了他终于拍了张照片,他却说会给我上香,我彻底无言,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人会是我的哥们儿。我发现承威一整个晚上眼神一直飘向我,我知道的。不过有时候一些事就当作不知道会比较好吧?可以减少尴尬。所以我和他终于有了一张合照,我想我没必要那么绝情,是的。

电话没有电了,回到智恩家充电重新开机的时候才发现那封短信。其实很多时候一句“我想你”都会让我觉得很窝心,但我真的不喜欢回复“我也想你”。对我而言那像种敷衍,所以我总是笑笑带过,不过内心却是满满的感动。

22/12
在智恩家过夜。好朋友这么多年,第一次在她家过夜,很paiseh咯。本来说要6、7点起来,结果还是智恩叫醒的我,醒来的时候已经8点。今天早上离开,那场久久不能放开的拥抱,让我真正意识到我和她五年来的情谊,似乎真的会因为不再相见而终止。对于两个都不主动的人,距离真的会让感情散去吗?我害怕了。

回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原来不再相见心真的会疼。泪水不小心落下,匆匆抹去不露痕迹,却在心上留下烙印。才没见面多久,我想念你们了。学校的你们,学记的你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