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ne 2015

神在创造我的时候

到底该不该哭泣 想太多是我还是你
我很不服气 也开始怀疑
眼前的人是不是同一个真实的你


情绪本是宁静的心湖,却常常被北方来的风轻轻拨动掀起圈圈涟漪。以北应是夏季,和这里也没太大关系。他们纷纷结束了第一学期,而我还在默默等待未来日子的审判。你问,为何要贷款日后的烦恼?我说,太无聊吧。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不喜欢曲子和歌词的关系。多么扣人心弦的曲子,总是会让人不知觉哼上两句,却也常让我掉入歌词里更深层的意思。想太多是病,该治。

二希的旅途很美,我终有一天也会踏上那段风景。他每晚发的句子和晚安,有时只是他在路上的一些风景,却也像是无形的绳索紧紧扣住了我。有一个人,每天给世界一点温柔,尽能安慰广大寂寞的人们。

『躲了一辈子雨,雨会不会难过?』

他抛出这个问题,我有些诧异。他说他喝挂了,那句子我怎么听着有些惆怅呢?同一封信息他发给上百、上千,甚至上万的人,可曾想过真的有人会关心和在意?我也想赠予世界一点温柔和快乐。

喝挂,是什么滋味?烈酒灼热烧身,啤酒沁凉苦涩,我却还不曾尝过喝挂的滋味。醉人还是醉心?

他总是劝我早睡。我开始困惑。或许早睡在睡不着的人眼里根本起不了作用,只会引起动荡,因为那是关怀。暖暖的关心却也只是关心,我在劝着众人早睡的时候也才懂得这个道理。我佯装冷处理,不想被猜透情绪。原来我的假装是骗自己,想起那天聊天他说的话。骗术高明。

我才不要一点点就陷下去,我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可往往这样我就又会变得没心没肺,变得冷血而残忍。优柔寡断却也是一把利刃啊,我说。记得他那时的眼神是多么犀利,像烈焰狠狠灼伤了我。我不看他,继续固执。

我尽量让自己好相处一点,却貌似有太多不真实。或许我本不该讨好谁,这是自己的人生。除非能一辈子伪装,不然往后被拆穿变毫无情面可讲,只会换来一句:你变了,而已。我没有变,我固执地认为。

不服气。骨子里竟容不下什么逆来顺受。原来自己的好强,没有想象中容易忽视。

我想去花踪的。事实证明比起文学我更爱大海,或者说我无法为那些关在笼子里的文字附上任何意义,更想跳出那个框框暂时地与世隔绝。有多少次想关掉手机关掉网络,带着我的根本寻找下一处开花的地方,却又止步不进。害怕想找我的人找不着,其实更怕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自己消失过。原来信心不足会将自己吞噬。

还是做不到一个人的,人需要朋友。

写了长长的一篇来发泄,却想不到标题该写什么。最近大家都在玩的测试,算是平缓一下情绪吧。



对于两种不同的答案,让我笑翻了。或许我不该那么情绪化的。



女孩,你要懂,黎明的到来必定伴随着短暂的黑暗的煎熬,请不要在痛苦中放弃了自己的追求,正是黑暗的孕育,才绽放出了最美的晨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