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rch 2015

逃不了

想关掉手机,关掉所有与外界的联系,然后任性地逃离,不负责任的。

》我常做的小动作
骨子里还有点孩子般的任性和女人般的软弱。



这样的念头又冒出来,在我脑海持续好久了。这次我却一直没有这样做。对于这样的自己,我有点惊讶。不是没有关掉手机,只是持续不久,不消五分钟一定会重新开机。

我常常把手机捧在手里,放在手边,确保电源充足。越是这样我越发现,其实我只是害怕你有事找我找不到。这个念头把我给吓着了。关掉手机的原意是想和世界脱轨,我却开始有所顾虑。顾虑到你,或许、可能,会找我。其实能有什么事呢?才发现是自己怕错过你的信息。又或者,我怕我消失太多天你会担心,是的,不想你烦心。下一个念头是,我更怕我的失踪,不被发现。明明切断所有联系就是不想让任何人找到和知道,却像是个极度需要关注的孩子害怕被忽略、遗忘。

什么时候,你成了我不会关机的原因?

“打从最初他的姿态就是侵略。他首先侵略我所习惯的老位子,他侵略我每个星期唯一安静独处的周日午后,他侵略这家我将它视为最自己的咖啡馆。他接着侵略完手机里的通话记录,他侵略我的生活我的爱情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寂寞我的午夜我的思绪我的理智我的每分每秒;他甚至侵入我的文字,尽管他从来没有阅读过那些我为他所书写下来的文字。”——橘子《不哭》

似曾相似,我轻声呢喃,在读到那段的时候。我常常这样和自己说话,她会用异样的眼光望着我,不过身边的人都习惯了,习惯我和自己说话。

我想跑,这次却止步了。不是为了你,却因为你。

华丽的沧桑。我没有,两者皆否。平淡无奇的日子,多了点什么。
『是寂寞吗?』不,或许是孤独。而且是我想要的。

我常常享受一个人的宁静。一个人是指站街上望着形形色色的人成群结伴地来来往往,而我像个透明人静默观察感受他们可能有的情绪和城市的规律。这种时候千万不要被打扰,或者被发现——打扰会破坏规律,被发现只会让自己被寂寞笼罩包围——我不允许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状态。

我学会把对你的思念止于:晚安、早睡、早安,而不再是永无止境的打扰。
有时候连笑脸都吝于给予,为了隐藏我的情绪和在乎。其实很讨厌这样小敏感的自己,因为太在意而变得小心翼翼很可能会让原本好好的关系变质。我知道,却无能为力。

今天下午把裙子拿出来穿的时候,不合身的腰围显得怪憋屈。我瘦了,和三个月前的自己相比。三个月,原来才三个月。我惊异地发现原来这毒素竟蔓延得如此迅速,她称之为耽溺的毒品。忽地发现或许这感情本身就是一场误会,而我又多么希望我对你的喜欢真的是自己的误会,是自己把幻想付诸于生活而已。

在干嘛?我说不出口,深知那是种打扰。
然后我就会充实自己的时间,在电影、书、音乐、除了你之外的一切,我的世界照样多姿。我用光鲜华丽的外表包裹着,原来自己在某些方面还是挺高傲的。

手机开着吧,当仅剩的出口只在白天开放的时候。紧盯着这键盘上飞舞的十指,我渴望时间转动让它们回到尽情在琴键上跳舞转动的白昼。只有那个时候,我的思绪才能暂且和世界脱轨。

有人说晚安的隐喻是我爱你、爱你。
但我喜欢道晚安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喜欢它的读音,文字里的温柔,还有想把睡前累积了一天的思念抛给你让我好入眠而已。我还真的没那么爱你,我想告诉你,也提醒自己,不可以。说爱,太重,像是仰慕和喜欢。再次提醒自己。嘿,我还是有疼自己的方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