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谈愧疚

by - Sunday, February 15, 2015

特想引用电影《等一个人咖啡》里阿不思经典的那一句:爱情不谈愧疚。然后我也期盼着自己哪天也能像她一样,酷酷地说出那一句,真的不带任何愧疚。感情的事,本来就没有谁亏欠谁。因为对于感情的付出,是一个人的心甘情愿。

阿不思

昨天,情人节。一大清早我还很不识相地在琴键上弹着《分手快乐》,一直纠结在那句歌词: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伟盛的出现,让我很意外。他出现在我家门口,这的确是我想象不到的——不敢想象的。送上的,是一份心意,一份礼物。他好像瘦了,黑了,壮了。穿着一身国民服役的制服,站在我家门口。那个当下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当他提起17分钟的拥抱,我心头一震。原来他看到了。17分钟太长,结果成了1分钟的拥抱。其实我很在意的,是我乱糟糟的样子。看着他,我却心不在焉。一句情人节快乐、生日快乐、新年快乐,我能拒绝吗?对于他才出营就赶过来,我该感动吗?

问我为什么?因为我认为我勇敢。勇敢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勇敢放开不属于我的一切。依稀记得以前和朋友们谈过这个话题:选择喜欢的人,还是喜欢你的人?要找个你喜欢又喜欢你的人着实不容易。如果被逼要选择,你会选什么?有人说被爱是幸福的,爱人是痛苦的,如果拥有足够的勇气,就去追求爱,如果没有,就接受爱。我自认还没到安定下来的年龄,我真的不想将就。年轻是资本,是疯狂是勇敢的时节,我不要回头看见懦弱的自己。所以,勇敢转身奔向我选择的方向。

我实在没有勇气翻开他写的日记,原来我很懦弱,原来我很胆小。妈的。
其实我为那个勇敢向他坦白勇敢面对自己的雅韵感到骄傲,感到无比自豪。这是种改变,但至少是种好的改变。当鸵鸟不再把头埋进土里,它也可以是冲破终点的佼佼者。

忘了还有什么事。我发现我会选择性失忆,而且真的做得到。

哦对了。昨天忍不住哭了,歇斯底里。或许真的有太多太多不同的情愫同时攻击。太久没有放声哭泣,嘶吼后的自己目光变得呆滞。我尽量牵起嘴角,却发现牵强笑着的自己好丑。眼睛,没有笑。

本来真的没有想哭。真的没有。刚好就是因为伟盛的录音。他妈的。若他能放任自己打扰,电话那头疯狂地歌唱夹杂着那些莫名的情绪,刚好击中我的弱点,我不会崩溃。忍着了,不想告诉他。莫名其妙,真的很莫名其妙。

和承威聊起,我才发现原来他有多么了解我自己。伟盛总在埋怨着各种各样的因素,可是承威看得懂,而且我也说过,不过是伟盛自己不愿面对而已。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他没有自信的表现。越想证明自己,越想比拼,他的内心更软弱。我不想评论什么,不想。但对于承威和伟盛,我多多少少都有些愧疚。

在推特上发文说眼睛肿了,结果轩行回复不要哭。那个瞬间,心里涌起想哭的冲动。不过泪水干了,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和承威聊天的时候,说起我在担心你的话,他发了hahaha,说他在想办法安慰我可我却在担心你的安危。我不晓得那是真笑还是假笑,不过看了蛮心酸的。对不起。如果对不起能减少伤痛,我愿意说一辈子对不起。

翻开伟盛的日记,我不晓得那是折磨他还是折磨自己。但始终,这该是一种尊重。该死的。我愕然发现文字的魔力,发现原来当年自己写部落格的时候到底伤害了别人多少细胞,心里不知死了多少回。原来阅读别人的心情,尤其是你发现都是关于你的时候,真的会哭。结果,我没有勇气读完。真的没有。翻开最后几页,看着他朋友写给他的留言,我很想反驳。我必须澄清,人与人之间真的没有办法做比较,而且我没有后悔过,我也不会后悔。我甚至,为那个勇敢面对的自己感到骄傲。好想他懂,懂根本不是因为那些因素,可他听不进去。算了。

对于他们而言,应该是一种讽刺。因为我一直都心不在焉。就算是心情有多低落也好,却担心着你的安危。你的短信其实我半夜就看到了,不过真的无力了。心力交瘁。若不是他那些文字的攻击还有自身的愧疚,我想很多事也许都没想象中复杂。知道你没事,就心安了。*灿笑* 其实仔细想想还能有什么事啊,怕发生意外而已。

今天早上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样子很糟糕。黑眼圈很深,还很明显有哭过的痕迹。和那时连续哭过几个晚上的残样有得拼了。我苦笑。不想给家人看到我这副模样,又睡了多一轮。

这篇本来昨天写的。可惜情绪不稳定根本没有办法表达。成长是,学会先沉淀先过滤自己的情绪。

阿不思:爱情不谈愧疚。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