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

by - 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特想写一段关于『她』的故事,你们想知道吗?
很快地我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个疑问句,因为不管你们想不想,只要我想,我还是会写。请容我再次为我的任性说抱歉。说抱歉似乎成了习惯,为做自己而认错像是默认了这个现实世界的残酷,尽管知道那些纰漏和不公。但请相信我,至少我在这里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喜欢文字的朋友,心地不会太坏不是吗?我尽可能地保持那份纯真,但那些被我们可耻地称为成长的蜕变总是会不经意地溜入身体,像氧气一样。我伸出双手,在这黑暗中想牢牢抓住的,是那份善良、坚持,和心。

嗨,回归正题。我想说说她。
好似,用第三者的角度来述写一个人,一个我那么熟悉却又陌生的人,能让我更理性些。

当她在你心里不再是平凡的存在,你会不会对她好奇?


那时候常常不乏有人问她:什么是nh,为什么是simple。Nh是女孩,其实当时的她不过想不到更好的网址而已。若为那些自己都不知原因的事情强行附加某种意义,会不会很可耻?现在问她,她说若到二十岁还叫自己女孩好像比较可耻。但对于现状,她不想改变,无力改变。或许,她也想保留那个单纯的自己,至少让心还像个孩子一样,对世界充满憧憬和美好。Simple是简单,她一点也不简单。从她被叫姐姐开始,她何曾真正简单过?她比别人早熟,不哭不闹,不撒娇,不惹事,不令人担心,不提要求,不烦人,尽量表现到最好,因为她是姐姐。当她的独立都变得好似理所当然,她想要的只是回归纯朴简单。或许那份简单,是她向往的,是她想要实现的,却不一定是真的。

长大了的她观察那些所谓的人情世故她终于发现,把话藏在心底是没有人知道的,没有人会猜你究竟想要什么,世界上没有读心术。在她自以为是委屈的委屈小小地爆发后,她只被怨了一句:你从来不说我们怎么会知道?她终于发现,原来她的坚强,她一直以来的懂事和强忍的泪水,不过是他人眼中的理所当然。她越懂事,越坚强,关心越少。只因为一句:你很厉害你从不会令人担心。她不晓得那种放心、那种信任,原来也可以是伤人的源头。

长大后,她学会撒娇,学会提要求,学会争取。因为作为一个听话懂事的乖乖女,你能得到的只有越来越少的注意。越长大她越像个孩子,需要安慰。她时不时牵起母亲的手,依偎在母亲怀里,她常常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拥抱,一个让她可以心安,让她可以哭泣的怀里。她学会笑笑说:我吃醋了。尽管那是真的,不过她总是显得那么不在意,只因为她不想她爱的人为难。虽然说她学会了一点一滴地在人前表达自己,但若夹杂某种竞争和伤害,她总是选择退缩。不是拥有感不强烈,只是她不想既为难了自己又为难了别人。这究竟是她温柔的善解人意,还是她胆怯的退缩?

想不起究竟是什么令她失落过,让她不再期盼。她常常告诉自己,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了。结果她就一昧地付出,再为所得到的感恩,不去计较值不值得和应不应该。是博爱使然,亦或是天性?当然她并没有无私的伟大,她囤积的委屈和念想常常伤害身边最亲的人。若不是她学会关上门拉上帘,那些怨和郁将是点点星火,不时倒上燃料就能促成一场大火。

总是会有人觉得她善良,觉得她不一样而让她对自己打开心扉。她抗拒过,保留过,却在忍不住倾尽所有的时候,被说一句:你变了。然后她又得重新适应被抛弃,重新从那个谷底爬起来,耗费多少力气寻回她挂在脸上明媚的笑容。每次这种时候,她把自己关起来,连续好几天,关在那个属于她的小房间里。她趴着,没日没夜地追看偶像剧。其实她只是想哭,想为自己找借口、找理由哭。她躲起来,以为这样没有人看到。她躲起来,不说话,把自己沉浸在那个虚幻的世界。她多么想让自己看起来没心没肺,她好怕好怕被发现她的软弱。她不想说,不想承认自己的软弱。

在她软弱的背后,她也常常为自己找到出口。虽然她落下泪水,但她常常发现:哭,没用。曾经有人知道她受伤,不管她同意还是拒绝,一通电话打来,陪她,听她在电话里头哭泣,却不追问。而今想起来,无论他是来看她笑话还是真的懂那种痛,她还是心存感激。感激在那个无助的晚上,有个人愿意听她在电话里头饮泣。很多时候,她需要的只是一个陪伴,一个人告诉她:你不需要那么坚强,你可以哭。其实她很容易对别人产生信赖不是吗?只要有人对她好,只要有人不经意说出她内心的话,她就会觉得那个人懂她,然后对他完全袒露自己。虽然,这样很危险。但她是这样的一个人,义无反顾,就算被伤害了,她还是可以笑着给你祝福。她可不想装伟大,她并没有那么无私。她只是,学会放过自己。

『不哗众取宠,不顾影自怜,面对事情冷静客观,处理该处理的事,不过问干涉他人的事。』
在人前,她是这样的存在。
她很怕被讨厌,但不想因为谁而刻意改变现在的自己。庆幸的是,她没有被讨厌,至少目前为止,据她所知,她并没有被谁讨厌。就算有,她也是幸福的吧… 至少她被隐瞒了,算是种保护吗?大家好像就接受了她这样的存在。不轻不重,总是在游离圈子飘浮着。她从不真正属于哪里,却又好像融得进绝大部分的圈子。这样的她,看起来朋友很多,却是孤独的。她保留。保留一个,可以倾诉可以不必伪装坚强的对象。她相信他,不为什么,就这样相信着。相信他,并不会离开。而她,也不必再重新适应,那样很累。她,从不担心他是否会突然不理她、离开她,仅仅相信,他会在那里。

她常常在自己对与错的迷思里不小心弄丢自己。那是件很可怕的事。她好怕有天再也找不回那个自己,就像她很怕小时候迷失路一样。她怕搭手扶梯,每次都要看准才敢踏步,小时候曾站在手扶梯上哭过。她不喜欢她的爷爷奶奶,左手臂曾被爷爷刮过一道很长的伤疤,那时她才三岁。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过马路,曾在马路上跌过流血,也因为朋友过马路时出过车祸。她不喜欢被拿来做比较,因为她一直相信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存在。她怕被二度欺骗,她经历过给了机会你说实话你却用另一个谎言来掩饰第一个谎言的失望。后来,她最怕的,竟是离开。她怕,怕有天又有谁出意外离开她。因为,他离开的时候,还没过他的17岁生日,那个总笑着捉弄她又被她捉弄回的人。所以,只要你没事,做什么她都可以原谅,只要活着。

你不知道她要鼓足多少勇气来揭露自己的伤疤,你无法想象她常常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对着冰冷的电脑手机流泪的模样。女孩也在学着长大,他们说成长的路上总会有些磕磕碰碰。我相信她需要的不是坚强,不是不哭,而是允许她偶尔停下舔舔伤口,然后继续前进。

跟很多人相比,这个孩子,是幸福的。非常幸福。

她的故事还在继续。我想我做过最勇敢的事,就是在这里揭露她的样子吧。晚安,世界。我想我已经找到灵感了。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