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y 2014

傲立天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再艰难也能顽强地傲立天地,他说。
我笑了,虽然看不见自己的笑颜,但我相信是灿烂的。

有些事再艰难,总会跨过去的。
有些人再软弱,仍会顽强奋斗的。

那天,妳把信任交给了我。捧着它在我手心里,我不知道该把它放在哪一个位置,有点不知所措。原谅我无法客观地思考,可是我找不到旁观者的角度,无法跳出框框好好分析,我找不到出口。卷缩。

我将自己的心交给了你。问着你我该怎么做。我真的想了好久想了好多,可是脑海中却只浮现你的名字。这么多年过去了,找不到谁能让我肆无忌惮地倾诉,却想到了你。不是备胎,只是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一语道破,指出明路,大师你修炼得还不错嘛!呵

让妳勇敢选择,选择争取或是顺其自然。却苦笑着问自己,我凭什么和妳谈论勇气?我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告诉妳好多好多的建议、给妳很大很大的安慰、陪在你身边听妳哭泣。我能给的,或许根本不是妳想要的。我能做什么?

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只是这次的我选择了缄默。或许我胆怯,或许我不知所措,但我真心地不想再给身边的人造成伤害。指错路,失去的不只是勇气而已啊,这点我比谁都清楚。

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换作是从前的自己,一定会热心地牵红线吧。那一次却教训我,不要,千万不要。就算有一方是真心的,也千万不要。到最后,友谊淡灭的罪魁祸首会是我,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我承认,我是怕了。

曾冲动地想帮妳告诉他,却还是不要吧。我无法确定,我会带来什么。为了妳,尽量和他保持着距离,怕妳知道了会难过。他的一通电话一封简讯,我曾犹豫。可是我又好自私,因为曾告诉我,若原本的好朋友忽然疏远了会奇怪,而且我真的好怕失去我曾以为可以无所不聊的好朋友。失去了一个是我自作孽,再一个我承受不了。是我,多虑了吗?

每次劝别人的时候好像什么大道理都懂,等到了自己的时候还是一样会哭。


现在的我却开始,因为和他说的每一句话而感到愧疚。我没有背叛妳,因为我了解那滋味。 只是,我不确定这样对妳好吗。我感觉到妳的困惑和难过,妳总是会想太久怨很多。我该怎么办,又或许我能怎么办?

我无法阻止他想做的事想说的话,却又在他每一次那么暧昧的空气想起妳会不会难过在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