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也要回家

by - Monday, January 25, 2016

——把心情收进信封,贴上邮票,寄出去。


我不想用任何形式把我喜欢的东西变成一种责任和义务,那像是一种束缚。你知道的,我要飞翔。就算在深深浅浅的文字里浮沉,我也甘愿。

三十周年聚会,意味着离开我们的十六岁已经三年了。这三年,在同一个家,不同的阶段却和不同的人亲近。那些不断在形成和分离的小小圈子呀,总觉得无法包容自己,心却始终被牵系着。有些人由始至终对我如一地好;有些人我从未熟悉;有些人我们曾经很亲昵。当然都是过去的事,人总会长大,何尝去牵挂那些纠葛和曾经?

——戴上隐形眼镜,穿上高跟鞋和短裙。

其实我很早就踢掉帆布鞋换上高跟鞋,像是迫不及待奔向小女人的时代,更像要向稚嫩的青春说再见。其实,都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当他告诉我说有人问我的电话号码想找我搭讪,虚荣心竟成功攻陷了我的心墙。我不相信,却由衷地开心着。我发现自己很可耻,渐渐变成那种讨厌的大人。我迎接那些熟悉和陌生的眼光,旁若无人般捧着相机,相信自信会让人变得漂亮。由内向外地,散发自己的光芒。

——掩饰那份慌张失措,躲进忙碌和熟悉。

转个身看见他的时候,我无从反应。发现私底下熟悉和在人前互动,是很不一样的心境。我继续和其他人打闹着,或更愿意自己一个人坐着。躲在熟悉了三年的安定,躲在单反背后。我一直一直,对单独一人的自己充满信心,却在人群中变得手足无措。

单独相处的时候,少了那些可能有或已然被我忽略的眼光,感觉舒服多了。我享受着那份安全和宁静。越来越讨厌人群,或者该说我越来越不喜欢对着广大群众摆笑脸了。

——三年后相见,她取代我在届的身份。

我发信息问她有在吗,她即刻拨电给我。我感到无比的成就。其实也不过想说年龄和友谊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一群人聚在一起不叫家,能给你家的感觉的人在才是。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