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ugust 2014

懂,不懂

并没有第一时间来这里报到,因为不被允许。或许我那单纯想把心情渲泄在这里的心,那股冲动,会被形容成幼稚、不成熟的做法吧。有谁知道,五年来只有这里,一直是我心情的避风港;只有这里,给了我莫名的安全感;只有这里,给了我最大的依靠。

水瓶的悲伤是风神遗留在花底的眼泪,有太阳的地方你看不见那种凄美,而就在昨夜,他们还放纵心情肆意翻飞。水瓶的悲伤是牧神失落在草间的便笺,没有天堂那本翻译之书你读不懂那种语言,哪怕上面写的事,件件与你有关。

那一天,因为他说溜嘴破坏了全部计划,你们都怪他,但我真的好想跟他说声谢谢。谢谢他的坦白,谢谢他的不隐瞒。

你们没发现,那一天,当不安又在我心底渐渐发酵,当我终于意识到事情或许比我想象中复杂,当我开始感到错愕愧疚甚至不知所措,当我平静的心湖又泛起圈圈涟漪,当那艘承载着无数话语的小船开始动荡摇晃,当五谷杂陈那复杂的滋味开始在我的味蕾缠绕,当我开始,害怕…我又提起了笔,在纸上画起一个又一个的圈。哦我忘了,你们不会懂。我又自以为是了。好讨厌这样的自己,所以我被你们讨厌了吗? 我以为我变了,却发现成熟和成长,只是骗人的把戏,若真的长大了,我想我不会再把自己关在那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画着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圈。在纸上,画上一个个笑脸,代表我想快乐,也代表我不快乐。在纸上,画上一个又一个彩色的圆圈,只是想告诫自己的不安,抚慰和平缓自己的摇晃不定的心。因为我害怕了。

好想就这样把心锁上,再把钥匙放到我最想去的地方。
那天,我拨了通电话给他,那里头尽是我的沉默和呼吸声,我听到的却是他在电话那头掩饰不住的雀耀。他很坦白,坦白告诉我一切,只因我告诉他那个答案对我而言很重要。我根本不知道得到答案后我能做什么,我会做什么,我只知道,我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因为太多的时候,我就败在自己的不确定。聆听他的心声,他的坦白,我发现他的真垦,却也意外发现了我竟被欺骗两次的事实。真的,出乎我的意外。盖掉他的电话,我环抱着自己蹲在角落默默拭泪。

当然,也有在意料之中的事。我不难过,不生气,不吵不闹。我只是失望。而失望这两个字却可以代替我好多解释不了的心情。“听说”是个飘渺虚无的词,而我尽量不去相信,为的就是我的全然信任。一片片的拼图却逐渐凑齐,而我好似看到了拼图后的解答,那不是如我期待的瞭望无际的海边或蓝天,却是黑暗的我看不见的黑洞。拼了命地去抓住那长满刺的蔓藤,像荆棘般刺手,心传来刺刺的阵痛,我却还不想放手。我还是想听,她亲口说。

然后你拨了通电话给我。那个瞬间我以为,嘿,真的,真的有人会在我什么都不告诉他的时候,明白我的心情究竟有多难受,明白我其实不想再逞强,明白我只是需要一个安静肯听我诉说倾诉的墙和依靠。我以为。从你语气和话语听到,你也把所有事揽上身,你也知道而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不懂被瞒在鼓里。我哭了。我想起了两年前哥看着我那担忧的眼神,那一次我选择了宽恕,可这一次呢?我像是纠结于一点小事紧抓着不放无理取闹的大小姐,为难自己也为难了别人,在你们眼里的我很幼稚是吗?你们不懂,我的原则和我的坚持,很重要。你们不懂,问题的根本只是在于,我只是不能接受信任和真心被当儿戏,不被重视。

很意外,再次隔着电话,我哭了。对象变了,那个瞬间我有种错觉,竟把你当成是曾深爱的他。瞬间崩溃。卸下了坚强的盔甲,我还剩下什么?没有了。然后我才发现,笑着哭好难。要藏着我哽咽哭泣的声音,更难。眼泪簇簇流下,我控制不住。这是我在一天里面,流下的第二次泪。我执意挂了你的电话,想起那时伤心期给的温柔和我的放肆,我就怕我会对你产生依赖,而且不放手。

她传来一封又一封的短讯,我默默读过,却不想回复。我不懂我能回复什么。为什么全世界都觉得只有她在难过?为什么全世界都认为我只是在无理取闹?难道信任就这么毫无价值吗?那我还在坚持什么?那我还该坚信真心能与真心交换吗?

随后,她传来好长的一篇简讯。我很欣慰,她终于懂。懂得原因,懂得我。该回复什么?并没有什么值得提起原谅,因为从不怨,因为从头到位,我只是想要你们懂,你们认为好的,未必就是我想要的。而我想要的,不过是一颗颗真诚对待的心。

他很好,我懂。可是你们也懂,感情的事没有办法勉强。你们凭什么那么急着把我推向谁的怀抱?你说我简单,我想只因为我注重心灵上的交流而不是物质上的。交朋友,我交的是心,毫无保留。不求同样回报,只求不要伤害它。

你们,可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