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我只想早点回家

by - Thursday, August 10, 2017


把回忆拉长,然后漫步在过去的时光里。

从前喜欢略带伤感的结局,认为那更符合现实。现在倾向完美人设和情节,只因为知道这样的故事只会是虚幻,而不存在任何可以对号入座的恐惧。

每一次的对话,我都会很小心——过去是害怕侵犯冒犯,现在是怕被讨厌。我从未如此在意他人对我的感受。我常常抓得很紧,又不敢抓得太紧。想变成自己,却好像越来越不像自己。


我想浪漫应该是晨曦落日和潮起潮落,但日子是柴米油盐小打小闹。其实两者是没有冲突的,成为一个点着算盘过日子的人,这样的生活,一辈子。如果知道很多事情都会是徒劳无功的,还会去努力吗?我想会的。

意识到度假和旅行不该混为一谈,可是我喜欢那种抛掉所有包袱美美地拎起相机做游客的感受。深切感受被宠着、被爱着,的时光。很贪婪地想要拥有当姐姐的权利和做妹妹的被宠溺,而庆幸我有,也感谢我有——做最幸福的周小妹。

第一个学期结束,结束得有点心虚。我怕自己考得很烂,因为的确发挥得很糟糕。主要怕钱打了水漂。

恐惧的事还有很多,像是拥抱。潘柏霖的恐惧先生系列里有一段话
我每一次和人拥抱
都要小心翼翼
我总是担心
我一不小心
就会把对方弄碎了
但其实我又很喜欢大力而长久的拥抱,那样让我心安。这样很矛盾。像是上次Ann来,和她拥抱让我踏实。最让我鼻酸的拥抱,是那年在SE家门前的拥抱,像是一辈子再也不会见面。她哭了,我也是。我可能会失去她,而我好像真的失去她了。

和异性的拥抱总是有点尴尬,找不到好的借口——往往只有别离。很多时候最直接的接触才能表达心中的激动,却也止于相望对视浅笑。我好想抱你,可我也没有借口拥抱你。

承认自己在言语沟通上的确常让人有我不喜欢对方的错觉。我没有不喜欢,只是我不太会说话。在那次做志愿者的时候,Chuan总是细心地带着我,我知道他在察觉我是一个人来的时候,想尽办法让我融入甚至帮我刷存在感。他说了句让我印象挺深的话:你很害羞,都不说话。当时是有驳回去的,但更多时候我总是浅笑带过。

害羞是种错觉,还是事实,我也不清楚。在意识到自己帮人彩绘的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和不去面对ZH的多次调侃下,或许在大众眼里我是挺害羞的。什么时候成了这副模样——不知该如何应对就浅笑带过。

在为数不多的朋友当中,我仍没办法极力去维持一些友好关系,我想这是我的错。在用文字维系着远方感情这方面,我是弱者。文字没办法传递情绪,没办法看见表情。再多的表情包,和现实中的一颦一笑还是有差距的。朋友请相信我,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回覆那些发来的信息而选择不回时,我并没有任何轻视你的意思。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朋友不该计较,因为在若干年以后,我们还是朋友,而我为朋友依旧会两肋插刀——这点不会变。

其实在逐渐变老,有发现吗?当年轻的话题不再吸引自己,当关注的范围越来越狭隘,当自己越来越注重利害,当害怕的事情越来越多,当我对未来最美好的想象只有安个家。


天黑了我只想早点回家。
今日母亲说她凝视外公外婆的身影,突然发现他们真的老了的时候,我一阵鼻酸。像我最喜欢握住父亲母亲的手,依旧温暖,依旧宽大厚实——那是为我们打拼的痕迹。有些爱可以义无反顾。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